首页 > 波兰市场热点 > 夹缝中的波兰敲响中国大门

夹缝中的波兰敲响中国大门

在波兰信息与外国投资局组织的为期一周的中国记者考察团中,包括《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在内的中国记者频频感概“原来波兰已经那么好了。”在这句充斥着政治和历史的双重悖论意涵的话背后,这个正在欧债危机余波中坚挺的国家再次来到了选择的十字路口。不管是跟着美国走,还是把目光投向东方,波兰都亟待从欧洲纷繁复杂的地缘局势和经济泥淖里抽身。Gogdan至少认为匈牙利有一点是正确的,那就是跟俄罗斯、中国有具体的经济建设项目,比如与俄罗斯有天然气管道,与中国有布达佩斯的高铁。与中国合作,是夹缝中的波兰新看到的一道光。
 
“一带一路”便车
2011年,中波双边关系跃升为“战略伙伴”,之后的“16+1”又再添黏性。今年4月,波兰申请加入亚投行,是中东欧唯一一个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下称“亚投行”)的创始成员国。夹于欧洲与俄罗斯中间,并经历过更曲折的经济制度转轨后,波兰比一般欧洲国家更能“放低身段”,务实、低调地思考“站队”问题。
 
正如波兰财政部副部长拉齐维尔(Artur Radziwill)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一带一路"会带来大量的基础建设需求,我们希望帮助东欧、亚洲,并通过此成为东欧的带头人。”他参与了加入亚投行谈判的全过程,认为“本来波兰以中小企业为主,是不会去陌生的亚洲的,但通过研究,发现亚投行的政策像欧洲投资银行,所以能习惯。”
波兰也曾跟着许多欧洲国家纠结于“一带一路”的最终指向。今年2月,波兰智库东方研究中心(OSW)教授Marcin Kaczmarski在《新丝绸之路:中国政治的利器》中认为,“这个计划是中国对俄罗斯倡导的一体化项目"欧亚经济联盟"的反应,它使北京既能在中亚维护自己的经济利益,又不必公开与俄罗斯竞争。”
所以,他说,“它是一个开放的政治项目,没有清晰的定义和界限,结果是扩大中国政治影响的基石。”但时至今日,波兰官方愈益明白:就目前来说,重点更多是经济层面的。
虽然波兰自己也说不清楚,它在古代与丝绸之路具体有何关系。“欧亚大路有数条不同铁路线,如果是西伯利亚铁路,列车将穿过波兰;如果从斯洛伐克走维也纳,或经保加利亚向北,也将绕过波兰。”
波兰能确定的是,从铁路货运上来讲,它是中亚及东欧通向欧洲的枢纽(hub),不论是中转贸易还是提升与周边国家经贸依存度来讲,“一带一路”都是一个绝好的契机。
 
即使它很希望从中占得一席之地,但按照信息与外国投资发展局局长马伊曼(Slawomir Majman)的话,“中国需要重新发现它已经遗忘的欧洲的部分”。上海世博会时,马伊曼亲自带队来沪畴馆,当时他们对上海人做了个调查,“很多人回答,波兰可能在欧洲,也可能是俄罗斯的一部分,或者是,好像是欧洲人,但更像是比较穷的俄罗斯人。”
 
波兰今年的GDP增速预计3.5%,将是欧洲最高水平,虽然相较于中国的增速有点难以望其项背,但这丝毫不影响其作为欧盟国家的投资门槛。政府官员一再强调,他们不需要中国来此投资高铁和高速公路,因为波兰到2020年为止将得到专用于公共采购的欧盟补贴300亿欧元,这将是全欧最高。
 
中国商人普遍“低估”了波兰,“或还是认为我们是个计划经济的农业国”。马伊曼举例,有人从中国带去一个顾问在波兰当地转了一圈,找不到门路会自动消失,这是让信息与外国投资局最纳闷的事。“他们应该请一位波兰当地的律师,并仔细阅读已经翻译成中文的法律条款。”他说。
 
为此,该局专设一个“波中合作中心”部门,以接待中国投资者——仅针对中国人,这是绝无仅有的。让波兰耿耿于怀的是与中国巨大的贸易逆差,进口与出口比为10:1。虽然波兰是首个与中国贸易额突破100 亿美元的中东欧国家,但中国商务部的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底,中国对波兰的非金融类投资额仅有4亿美元,中国仅占对波兰直接投资部分的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