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非市场热点 > 美国人为啥叫火鸡“土耳其”?

美国人为啥叫火鸡“土耳其”?

你造吗?火鸡的历史其实是一部世界史。这样说虽然有点夸张,但其实也八九不离十。
火鸡其实是北美洲土生土长的一种鸟类。但“土耳其”(turkey) 这个名字其实是殖民地时期在贸易和征服过程中产生的一个地理错误。你可能会想到,火鸡的命名很可能来自土耳其这个国家。更准确地说,火鸡这个名字很可能是15、16世纪的土耳其商人取的。
 
“土耳其”(turkey)这个名字究竟是怎么来的,现在还没有定论。语言学家Mario Pei认为,在五个世纪之前,来自商业中心君士坦丁堡(在15中期被奥斯曼土耳其占领)的土耳其人将西非的野生珍珠鸡(the guinea fowl)卖到欧洲市场。于是当时的英国人就称这些非洲的珍珠鸡为“土耳其的鸡”(“turkey cock”)或是“土耳其的鸟”(“turkey coq”),后来这些珍珠鸡就被简称为“土耳其” (turkey)。当英国殖民者到达马萨诸塞州时,他们就把在当地见到的禽类也称为“土耳其”(turkey),尽管他们在美洲大陆上见到的禽类和来自非洲的珍珠鸡并不是同一种禽类。
 
而词源学家Mark Forsyth认为,土耳其商人当时将珍珠鸡从位于非洲东南沿海的马达加斯加带到英国,而与此同时西班牙征服者又将美洲的禽类引进到欧洲,于是人们就将这种美洲的禽类和来自马达加斯加的“土耳其” (turkey)混淆了。
 
另一位语言学家Dan Jurafsky认为, 欧洲人通过马穆鲁克土耳其人(the Mamluk Turks)从埃塞俄比亚进口珍珠鸡,然后又把珍珠鸡和葡萄牙从大西洋运来的北美禽类混为一谈了。
让事情更为复杂的是,土耳其人并不把火鸡称为“土耳其”,因为他们知道土耳其没有火鸡。Forsyth解释说:“土耳其人犯了一个与欧洲人完全不同的错误,他们把火鸡称为 ‘印地’ (hindi),因为他们认为火鸡很有可能来自印度。”土耳其人并不是唯一犯这种错的人。法国人最先也将火鸡称为poulet d’Inde(意为“印度的鸡”)。后来法国人就将火鸡简称为“印度”。火鸡在波兰语、希伯来语和加泰罗尼亚语之中也同样被称为“印度”。荷兰人对火鸡的称呼具体得奇葩。他们叫火鸡kalkoen,意为科泽科德。科泽科德是当时印度主要的商业中心。这些名字的来源很可能是因为当时人们误把新大陆认为是印度,也可能是人们认为火鸡贸易会途径印度。
 
那么火鸡在印度又被称为什么呢?在土耳其,火鸡被叫做“印度”,而在印度,火鸡却被叫做“土耳其”。一些印度方言称火鸡为“秘鲁”。葡萄牙人也这么叫。火鸡并非来自秘鲁,但是当西葡的探险者征服新大陆时,火鸡就在葡萄牙非常受欢迎了。西方的殖民扩张让这个问题更加复杂:马来西亚人叫火鸡“荷兰鸡”(ayam blander),而柬埔寨人叫火鸡“法国鸡” (moan barang)。
 
一些真相论者和语言修正主义者也对火鸡命名的起源展开了讨论。比如在上世纪90年代初期,一场关于“土耳其”(turkey)这个名字可能起源于希伯来语的辩论就发生在《纽约时报》的“致编辑的信”专栏。1992年12月13号,Rabbi Harold M. Kamsler在感恩节主题文章《一只奇怪的鸟》一文的后续报道中写道,火鸡被叫做“土耳其”是因为哥伦布的翻译Luis de Torres。这位翻译是个犹太人,后来改信天主教。Luis de Torres在1492年10月12号写给一位在西班牙的朋友的信中提到了火鸡。他将这种鸟称为tuki,这个词和“土耳其”(turkey)的英文很像。在古希伯来语中,tuki是孔雀的意思,而在现代希伯来语中,是鹦鹉的意思。还有一种更可疑的版本是说哥伦布本人其实是个犹太人,他向西班牙宗教法庭隐藏了自己的身份,但却用自己民族的语言为火鸡命名。
 
但Kamsler的观点遭到了犹太语言研究协会主席David L Gold的坚决反对。Gold写道:“Kamsler的观点并不是他原创的,而是一个在不了解情况的犹太人中广为流传的离奇故事。和其他无数认为希伯来语影响了英语和其他语言的假想一样,这种伪观点在《希伯莱语言研究卷二》中就已经被戳穿了。”
 
火鸡的学名和它的俗名一样难以理解。它的学名是Meleagris gallopavo,这是个混合名,采用了双命名法。这个名字的第一部分来自希腊神话。在这个神话故事中,女神阿尔特弥斯把墨勒阿革洛斯的姐妹变成了珍珠鸡。名字的第二个部分是个混合词:gallo在拉丁文中是公鸡的意思,而pavo是孔雀的意思。所以火鸡的学名其实是:珍珠鸡—公鸡—孔雀。
 
回忆起对Mario Pei的采访,美国国家公共电台记者Robert Krulwich提到:“500年来,这种勇敢却不是太聪明的美国鸟类却从来没有过美国名字。” 其实,火鸡的确有许多地道的美国名字,只是美国人从来不用这些名字。毕竟,前阿兹特克和阿兹特克人驯养火鸡的历史超过千年,甚至早于在哥伦布到达新大陆之前。阿兹特克人称火鸡为huehxolotl。火鸡其实有很多的土著名字,包括黑脚族语的omahksipi’kssii,意思是“大鸟”。尽管意思有点模糊,但显然这个词打败了“珍珠鸡—公鸡—孔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