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非市场热点 > 波兰95%亟需重建

波兰95%亟需重建

 
 
一位官员对本报记者打趣道,新波兰的成立要比新中国晚40年,也就短短25年多的时间,但让波兰政府上下自豪的是,90年代后转型的成功——它是欧盟唯一一个在近20年来没有出现过经济负增长的国家,没有加入欧元区又让它极大程度上幸免于欧债危机。
根据世行数据,波兰在1990~2010年间,人均GDP从5473美元上升到19059美元,增速超越了俄罗斯的9119美元到18963美元。
欧洲有这么个共识:波兰是欧洲最后一块绿洲。它是欧洲唯一成功规避2008年金融危机的国家,也在全球制造业最适宜投资国排第三。据联合国贸发会议数据,2011年全球外国直接投资增长17%,同年,波兰外资直接流入从9700万增至1.4亿美元,增速达46%,近前者3倍。
波兰的物价跟其他欧盟国家不可同日而语,如果说去年12月,波兰人均月收入是4300兹罗提(约合1010欧元),那它的欧盟邻居德国是3400欧元。华沙市中心的住宅均价在1万兹罗提左右;在最经典的16世纪拜占庭风格的传统餐厅Fukier,一道主菜的价格也就50元人民币上下;而在外观及内饰古旧灰沉沉的五星级酒店喜来登,一晚房价相当于中国的四星级酒店。
这种朴素和不事雕琢的民族性格同样体现在纵贯波兰的母亲河维斯瓦河两岸。从华沙老城广场的高台眺望维斯瓦河,如同一条小渠,它西岸的土黄色沙提尽收眼底,散布着不规则的小树。波兰人认为,不该改变它原始自然的样子,于是没有翻修。
 
1944年华沙起义时,纳粹的军队曾占领了西岸,对全城进行毁灭式轰炸。站在老城广场,毕达云淡风轻地说道:“凡是我们眼里所看到的,95%的建筑是战后重建的。”虽然老城原来的王宫等建筑可追溯到16世纪,但毕达打趣道:“这是20世纪70年代的老城,我知道我们不能和巴黎、罗马比较。”
 
而整个老城基本是按照原貌复原的,在纳粹入侵之前,华沙大学建筑系的专家将此所有建筑图纸保存了下来。就在居里夫人故居的那条布满琥珀店的小巷子,许多沿街的沙土门楣上可见密布的弹孔,那是因为纳粹炸平了全城,但一些房屋结构没有粉碎,波兰人为了最大限度保留原貌,在废墟里辨认可用的部分,利用在新建筑里。
 
从著名的克拉科夫郊区大街一端望去,多是乳白色的新漆建筑,纳粹为华沙留下两样真迹:一是哥白尼雕像,当时他们觉得,哥白尼那样伟大的人物不会是波兰族或犹太人,所以没有毁坏;另一是如今躺在圣十字教堂内的一根柱子里的肖邦的心脏,当时整个教堂被炸平,但纳粹认为德国的作曲家对肖邦的创作有过启发,故取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