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迪拜市场热点 > 埃及携新苏伊士运河加入“一带一路”

埃及携新苏伊士运河加入“一带一路”

新苏伊士运河对国际经贸的影响
 
新苏伊士运河的开通可媲美当年苏伊士运河的开通,将极大增强亚非欧大陆之间的经贸联系。苏伊士运河开通之前,来自欧洲的货物主要经过大西洋绕道非洲的好望角到达印度洋,即欧洲和亚洲及部分非洲国家之间的经贸联系主要通过这一漫长的航线完成。苏伊士运河的开通极大缩减了航行里程,从而使得航行时间大大减少。具体来讲,从英国的伦敦港和法国的马赛港到印度的孟买港,经苏伊士运河比绕道好望角可分别缩短43%和56%的航程;沙特阿拉伯吉达港和黑海康斯坦察港之间的航程缩短86%。很显然,航程的缩短极大增强了亚非欧之间的经贸联系。此次新苏伊士运河的开通将有助于船只交错通行,船只通过运河的时间有望从现在的22小时缩短到11小时,时间缩短50%,苏伊士运河航运能力大大提升。目前,穿越这条运河的日均船只数量是47艘,据苏伊士运河管理局估计,2023年,新苏伊士运河的开通将使得日均船只数增加到97艘。由此,对于亚欧航线而言,新苏伊士运河的开通是继苏伊士运河开通之后的第二次重大事件,使得该河段航运能力有了质的提升,从而能再次增强亚非欧之间的经贸往来。
 
新苏伊士运河也是和我国“一带一路”倡议的有效对接。根据三部委联合发布的《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一带一路”倡议中的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重点方向是从我国沿海港口过南海到印度洋延伸至欧洲;从我国沿海港口过南海到南太平洋”。其中,我国沿海港口过南海到印度洋延伸至欧洲的路线是指经过红海、苏伊士运河、地中海达到欧洲。未来海上丝绸之路沿线国家要加强经贸联系,航运能力是基础,对海运航线起到限制作用的重要路段之一就是苏伊士运河。可以说,埃及政府提升苏伊士运河通航能力的工程和我国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倡议不谋而合。据央广网报道,埃及驻华大使马吉德·阿米尔认为埃及新苏伊士运河的开通,正值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开始推进的阶段,这使两大工程紧密联系在一起,将进一步促进埃中全方位合作。
 
新苏伊士运河对我国外贸的影响
新苏伊士运河还将增强我国与非洲和欧洲国家之间的经贸联系。新世纪以来,中非贸易额年均增长超过25%。从2009年起,我国已经连续多年成为非洲第一大贸易伙伴国。我国对非投资也呈现快速增长态势。尽管我国基本与所有非洲国家建立了贸易联系,但是贸易额主要集中于南非、安哥拉、埃及、尼日利亚等少数几个国家,且集中程度越来越高。在北非国家中,只有埃及与我国经贸关系较为紧密,其余国家经贸联系尚待加强。新苏伊士运河的开通有助于我国加强与北非国家间的经贸联系。欧盟是我国第一大贸易伙伴,我国是欧盟第二大伙伴国,两者之间的经贸重要性毋庸置疑。对于中欧贸易,我国货物约80%要经海运抵达欧洲,其中最方便的停留港口在希腊。希腊是世界船舶运力第一大国,希腊第一大港口是比雷埃夫斯港,被称为“欧洲的南大门”。我国通过比雷埃夫斯港的航线要比传统航线缩短7-11天运输时间。而且该港口接入希腊全国铁路体系和欧洲铁路体系,进入该港口的货物可以方便运入欧洲其他国家。我国货船欲到达希腊港口,必须经过苏伊士运河。因此,苏伊士运河通航能力的增加也能加强中欧之间的经贸往来。
 
我国应借此机会加强与埃及经贸投资往来
 
2014年,中埃双边贸易额达到116亿美元,我国已成为埃及的第一大贸易伙伴;为更好维护我国与亚非欧国家间经贸联系及我国经济利益,我国还应继续加强与埃及经贸往来,积极参与埃及经济建设。据报道,新苏伊士运河开通后,埃及政府将在运河相关地区修建多个港口并成立工业园区,还计划打造世界级物流中心。此外,还将修建公路、机场、港口等基础设施以及启动多个高科技工程项目。此举除了进一步增强苏伊士运河的综合服务能力,还将有力带动运河地区制造业和水产养殖业的发展。根据估计,至2020年整个项目总投资额将达1000亿美元。除依赖政府财政和国内民间资金外,埃及政府只能靠外资来弥补资金缺口。我国应积极投资苏伊士运河沿岸有关港口设施建设及其他基础设施建设,这有利于争取我国航运利益及保障航运安全,并且可以带动我国和埃及的货物贸易。此外,我国还应充分利用苏伊士湾西北部、运河走廊工程开发计划起始端的中埃经贸合作区,扩大对当地产业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