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迪拜市场热点 > 印度成中国电力设备又一新兴市场

印度成中国电力设备又一新兴市场

印度电力设施落后,断电情况时常发生。据印度中央电力管理局2012年披露的一份报告显示,印度的电力短缺在8%左右。用电高峰时段,印度电力供应缺口大约是发电量的12%,缺电影响40%的印度人。

加大电力领域的投资成为印度一项长期重要任务。根据印度Prayas能源集团的一份报告,截至2011年8月份, 印度有513吉瓦的煤炭发电建设规划处在审批中。这个数量相当于印度目前煤炭发电量五到六倍的规划产能。

这使得印度成为中国电力设备的一个新兴市场。

中国三大发电设备制造商,上海电气集团、中国东方 电气集团以及哈尔滨电气集团过去几年已经与印度进行了一系列电力设备合作。

2010年,印度信实电力(Reliance Power)向上海电气集团(Shanghai Electric Power)订购了价值100亿美元的电力设备,数家中资银行为此笔交易提供融资。交易规定,上海电气将在此后3年内向信实提供30吉瓦的燃煤发电设备。2012年,东方 电气的火电发电设备在印度的订单量已经达到约40吉瓦,执行的16个项目合计44台机组,总装机容量达到21450兆瓦。

2014年,中国电力设备已占据了印度新增电力设备市场50%的份额。过去十年,印度私营企业订购的煤电设备有60%以上来自中国。印度目前成为中国电力设备最大的海外出口市场。

印度国有煤电企业显弱势

中国物美价廉的电力设备的大量涌入,对印度本土企业的市场销售形成了巨大的冲击。根据印度电力部门的统计,印度十一五(2007-2012年)期间新增装机容量54,964兆瓦,中国电力设备占了所需设备的34%。印度国有企业BHEL(巴拉特重型电器有限公司)的市场份额则从49%下降至41%。

目前印度对中国煤电设备增加的21%关税的政策,于2012年正式实施,但这个政策并非政府推动,而是由印度国有制造商促成的。印度国有热电公司(NTPC)以及其他国有电力公司,都曾以设备质量为由,拒绝从中国进口设备,背后的主要原因则是对中国设备的抵制。

对此,印度本土较有影响力的《印度快报》曾评论,“明显针对中国进口电力设备的加税政策很难将中国公司挡在国门之外,同时也会导致印度单位电费上涨。加税并非是印度电力行业发展的最好方式。”

与印度国内制造商尤其是L&T(拉森特博洛公司)和国有企业BHEL生产的设备相比,中国出口的煤电设备更便宜也能更快投放。

印度官方十二五计划(2012-2017)中新增发电量的60%能够来自煤炭发电。但目前,煤电发展的计划却遭遇延迟,大量的国有企业并不太“给力”。

中国设备的涌入,绝不是导致印度国内电力商近期“挣扎”的唯一因素。电力需求疲软,进口煤炭价格波动等多重因素促成了煤炭电力部门的发展缓慢。

实际上,印度政府将中国企业的冲击看作是发电成本下降的驱动力。

印度总理莫迪不久前访问中国时,积极推动加快工业园区的进程,其中就包括支持中国煤电设备出口印度。在莫迪访华的最后一站上海,哈尔滨电气集团和东方 电气集团的企业代表也受邀与莫迪会面,参与“25人中国企业家圆桌会”,探讨中印能源合作的未来。

长远来看,进口中国煤炭发电设备,可能会对印度电力部门带来两种抵消性的影响。既助推了印度煤电行业的发展,又减慢了其国有煤电企业的发展。

一方面,中国的出口补贴,使印度以煤炭为基础的发展模式成本降低,也在竞争中变相提高了印度煤炭电力部门的效率。私人生产商因此降低了购买设备的成本,获得了更好的收益,这会使他们因为有利可图而更愿意进一步投资人力和财力到煤电行业。

另一方面,由于在与中国企业的竞争中屡现颓势,印度政府对这些国有电力生产商的政治施压相对减少,政府原本希望将其建设成煤电基地的示范模型。

作者Phillip M Hannam认为,如果印度煤电部门能够克服目前一系列的程序和现实障碍,那么购买中国价格低廉的煤电设备,将有助于其煤电市场的增长。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的确掌握着印度煤电未来的重要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