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非市场热点 > 巴西风电市场的机遇与挑战

巴西风电市场的机遇与挑战

上世纪40年代,奥地利作家茨威格在访问巴西时被巴西的和谐景象和发展潜力深深吸引,称之为“未来之国”。巴西国土面积比中国少100多万平方公里,人口却只有1.9亿。目前,巴西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超过1.13万美元,是拉美经济实力最强之国,也是全球第七大经济体。巴西不仅历史上没有发生过大的自然灾难,也几乎没有经历过战争和民族冲突,而且土地肥沃、物产丰富、水资源充沛,尤其是巨量优质的风能资源已成当下风电发展的热土。

  巴西风电的发展形势

  目前巴西的各类能源及电力结构中,水电占比逾70%,天然气及化石燃料约30%,风电自2002年开始起步,发展迅速,占比已达到2%(见图1)。

\

  根据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的数据,巴西拥有的淡水量占全世界总量的12%,人均水资源量达到3600立方米,约是欧美国家的2.5倍。但是这些淡水70%集中在西部亚马孙雨林,那里人口只占全国的7%。相对而言,东北部淡水量只有3%,人口却占全国的30%。可以说,巴西淡水资源分布极不平均,气候异常时很容易造成局部干旱的情况。2002年,巴西曾遇到大旱,一度造成全国的电力紧缺。然而今年,巴西却遭遇125年来最大旱情,今年巴西的降雨量比往年平均低20%。在南部米纳斯吉拉斯州和圣保罗西部地区,降雨量减少60%,圣保罗等大城市今年就遇到了特大旱灾。尽管目前水电在巴西能源结构中占比逾70%,但因受天气变化影响和水电建设破坏当地雨林生态,在巴西建设任何一个水利设施或工程都需要经过漫长的审批过程,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抵制水电,而倾向于更清洁的风电开发。

  2009年对巴西风电资源的普查结果显示,在80-100米高度,其风电可开采容量约为3.5-4亿千瓦,风力发电的年平均等效满负荷利用小时数约在3000小时左右。巴西能源研究公司总裁毛乌里西奥表示,巴西东北部具有很强的风力带,平均风速达到每秒8米,且风向稳定,少有波动。现举一南一北两个风电场的例子说明巴西的风能资源情况。

\

  例1巴西东北部中段的一个规划的风电场,容量80.7万千瓦,装机规模269台3MW风电机组,安装4座测塔,测塔位置如图2。空气密度1.16kg/m³,按轮毂高度100m,年均风速8.56m/s,折合等效满发年利用小时数为3216小时。

  例2巴西南部大湖边中段一个规划的风电场,容量24万千瓦,装机规模80台3MW风电机组,如图3。

\

  统计2009-2012年,三年平均风速如表1。

\

  按轮毂高度100m,年均风速7.2m/s,折合等效满发年利用小时数为2815小时。

  在巴西能源研究公司总裁毛乌里西奥看来,巴西风电的潜力可达到1.43亿千瓦,如果这些风能得以全面开发,相当于再造10个伊泰普水电站。另外巴西大部分沿海地形平坦,可开发风能资源的地域比较丰富,仅南大河州的大湖周边的装机总规模即可超过250台3MW风电机组。

  巴西风电的迅猛发展,除了良好的风力条件,更得益于政府对风电发展的重视。巴西风电发展可追溯至2002年,彼时巴西政府启动了“替代电力能源激励计划”,通过固定电价制度推动风电等其他可再生能源的发展。不过,由于该计划容量和投资力度有限,风电发展小步前进。按照巴西能源矿产部的10年规划,自2006-2015年的巴西电力发展投资计划,每年新增投资125亿巴币,到2015年,巴西的电力装机容量将增加到140GW。到2020年预计总装机达到1.85亿千瓦,风电产业规划是风电在2020年达到届时国家全部装机的7%。

  “2009年以来,(巴西)共举行了近10轮风电招标,招标的总装机容量超过850万千瓦,这保证了5年内风电发展的强劲势头。”根据巴西国家电力能源机构(ANEEL)2012年1月统计,2009年、2010年和2011年的能源竞标协议中,总计仅有670万千瓦的装机在2016年进入商业运行,这意味着在接下来的四年中,每年新增装机容量只有不到200多万千瓦,仅为中国的1/10。但从2011年开始,以巴西为代表的南美风电市场异军突起,当年年底举行的例行供电招标会上,在2016年度628.6万千瓦的供电合同中,风电企业成为最大赢家,拿走了近80%的份额。巴西国家能源局一名负责人乐观预测,到2017年巴西就可实现1120万千瓦的风电装机,比原定目标提前8年。据美国市场研究机构NavigantResearch发布的《拉美风电市场评估报告》称,拉美已成当下风电发展的热土。(见表2)尤其是在巴西,未来几年内,其风电装机容量的增长将比其他拉美国家的风电装机总和还要多。预计到2022年,巴西风电总装机容量可达2010万千瓦。巴西政府的目标是,到2021年,风电占比要提高至10%。

  巴西电力交易商会(CCEE)2014年2月18日发布首份风电报告显示,2013年,巴西风电新增装机容量34万千瓦,比2012年增长18%,总装机容量达到218.1万千瓦。投入运营的风电场由2012年的76个增加到90个。发电量的增加得益于较高的风电容量系数,2013年12月,巴西风电容量系数平均为36%(变幅为24%-47%),超过美国、西班牙、德国等国。2014年上半年,巴西风电总装机容量达到410万千瓦。

\

  从各类能源电力的发展速度及前景来看,风电的增幅是最大的。

  从图4可见,到2020年风电装机要达到1300万千瓦,占巴西能源总量的7.6%。

\

  有喜亦存忧,巴西输电系统建设明显滞后。巴西电力交易商会的统计数据显示,由于缺乏配套的输电系统,2013年有59.4万千瓦已装机组未能纳入统计。但今年因中国国网巴西控股的高压输电线路的投运,情况已有较大的改善。

  巴西风电机组装备制造业的发展趋势

  根据巴西电力工业发展规划,2014年巴西风电装机容量要达到700万千瓦,成为仅次于中国和美国的世界第三大风电市场。预计到2022年,巴西风电总装机容量可达2010万千瓦。庞大的风电市场使世界知名的风电投资商和制造商陆续云集巴西。

  进口风电机组的准入:近年来,巴西风电发展如火如荼,由于目前巴西风电基础研究滞后的原因,当地政府对风电机组的准入要求只需有符合类似国际通用标准的相关认证,经过当地管理部门转化认证即可获得入境许可,无需重新进行认证。另外,近期由于当地尚未有3MW及以上机组的产品,当地这类设备进口,可以免除高额的关税。这吸引了诸如维斯塔斯、歌美飒、通用、西门子等跨国风电巨头纷至沓来。但巴西政府保护本土企业,强制要求开拓巴西风电市场的风电机组制造厂商必须要满足一定比例的本土化生产。

  另外,我国的风电机组为50Hz,而巴西电网频率为60Hz,为此风电机组出口到巴西需更换60Hz的电机并调整主轴的转速等设备与之配套。对于60Hz风电机组的配件,目前国内供应是没有问题的。主要包括变桨系统、齿轮箱、发电机、变流器和变压器等设备。变桨系统和变流器可以在现有产品上做调整,发电机和齿轮箱需要重新制造。

  巴西风电整机产能一再飙升:为保护当地企业,根据其Proinfa(可再生能源促进局的规定)对于风电项目的招标要求,投标企业风电场设备及报价占总投资的90%在巴西国内采购才能有资格。如果厂家在巴西设厂会有优惠政策,当地业主可以帮助中国企业争取到政府支持17%的增值税,5%政府服务费。免工业税,零件进口税,土地由政府赠送。为了获得更有竞争力的价格和满足本土化要求,想在巴西占据一席之地的厂商更多地关注在本地设厂。目前,维斯塔斯、歌美飒、富尔兰德、通用、西门子、苏司龙、爱纳康、Impsa和阿尔斯通都在巴西建立了生产基地,国电联合动力和华锐风电也曾表示要在巴西建立生产厂。

  而本地风电机组零件价格高于进口,要达到巴西政府的规定会令风电机组成本提高20%左右。本来巴西风电就是平价上网,利润很薄,这样一来,进一步挤压了外国企业的利润空间,令其难以立足。许多公司干脆选择离开或者不涉足巴西风电市场。

\

  这种类似于中国曾经实行的国产化率要求,在巴西市场对以价格为竞争优势的中国企业而言更为不利。而在当地设厂,中国风电机组的价格优势将消失殆尽。据了解,巴西人均收入至少是中国的两倍,在里约热内卢,每月发给失业工人的生活费接近3000元人民币。最后,风电机组制造业产能过剩现隐忧。业内人士指出,巴西风电整机市场已现供过于求的苗头。为在巴西风电市场立足,企业大多都得选择在巴西本地建造工厂,这令巴西风电整机产能一再飙升。目前巴西整机需求约在每年200万千瓦左右,远低于目前已建和在建500万千瓦风电机组的生产规模。如不能有效化解控制这一苗头,未来一场风电机组制造业的重新洗牌将不可避免。

  巴西电力市场运作方式

  电力市场主要分以下三类:

  (1)管控市场,电力交易通过竞拍会方式进行。竞拍赢家将获签长期购电协议(PPA)。巴西的电力配送公司只能从受规制市场购买电力以满足其各自地方需求。通过竞拍获签的长期购电协议为受规制协议。该体系的缺点是协议条款由政府规定,协议各方无权就此协商,协议亦不包含有利于融资的条款;优点是能够产生可预见的长期现金流,并且可以通过项目融资方式作为担保为独立发电商(IPP)项目获得融资(贷方往往会要求提供额外抵押物)。

  在风电公开招标过程中,遵循“价低者得”,只有报价最低的企业才会获得政府的并网供电授权。巴西最廉价的电力是水电,每千度水电价格仅为80雷亚尔至90雷亚尔(1雷亚尔约合0.5美元),随着风电市场竞争加剧,风电继水电之后成为最便宜的能源(见图6)。

  (2)自由市场,贸易商和特殊消费者(大多为能源需求超过3MW的大消费者),可以购买电力,并且所涉各方可以协商价格。协议各方可以自由协商协议条款和条件,但是协议必须在能源贸易商会(CCEE)登记。在此情况下,协议各方将受限于某些固定要求,例如能源供大于求时或供不应求时的价格或现有协议下没有约定的能源的交付价格和消费价格将按照能源贸易商会计算和公布的差异化结算价规定的每周现行平均现货市价确定。

  (3)现货市场,即短期市场中全部发电量和实际用电量不相匹配而产生的电量差额,

  即通过现货市场来直接协商买卖。

  如短期内风电场发电量超出风电场与其协议供电方所需的电量,这部分电量由风电场业主直接在市场中出售,其总量不会很大,且不稳定,其售价根据市场波动较大。

  当地电力市场主要特点是:

  (1)吸引资金投资电力产业,通过私有化使社会资金进入电力工业;

  (2)通过管制用户的电力合同促使电价合理化,同时允许大客户自由购电;

  (3)与中国风电上网难不同,限制巴西风电产业持续发展更为核心的原因是风电设备造价和上网电价的鲜明对比,即建设成本畸高,上网电价超低。

\

  据巴西电力能源商会的数据,“替代电力能源激励计划”项目的风电投资成本达到每千瓦5500雷亚尔(折合人民币20295元),这比中国的海上风电造价还要高,是中国陆上风电成本的两倍多。尽管2009年风电成本下降到每千瓦4200雷亚尔(折合人民币15498元),2010年下降到4000雷亚尔(折合人民币14760元),目前,约3000雷亚尔(折合人民币12000元),这些价格仍是无法与中国风电造价相比的。

  与此相对应的是,巴西风电上网电价却出奇得低。过去3年的数据显示,2009年上网电价为每兆瓦时148.3雷亚尔(折合人民币0.55元),2011年上网电价进一步跌到每兆瓦时100雷亚尔(折合人民币0.35元),2012年,上网电价虽有上升,但也仅有每兆瓦时105雷亚尔(折合人民币0.37元)。在近年,巴西风电上网电价的最低点(平均值)曾达到每兆瓦时99.54元(折合人民币0.34元),这个电价甚至低于巴西境内的水电上网电价。

  高昂的投资成本、低廉的上网电价,将会威胁到巴西风电的持续性。彭博社新能源财经伦敦办公室的一位分析师爱德华多塔布什表示:“这必然会导致利润的降低,特别是开发商的利润,这将致使一些项目变得不可行。”

  电力工程项目招投标过程

  巴西的电力工程项目一般先由政府发布关于某项目的开发规划,具体的规划设计公司按照政府的规划做好前期的可行性研究工作,包括大致选址、发电类型、大概投资、回报年限等。可行性研究报告完成后,通过ANEEL进行招标发布,邀请项目投资者进行投标。投标的标的是项目上网的电价,电价低者中标。拍卖成功后,项目方与电力公司签署协议,电力市场承诺以此电价来购买15年或20年的固定数量的电力,项目方获得经营特许权20年。项目方自筹资金,项目的投资用随后15年或20年的特许经营收入来偿还。

  电力建设项目在巴西通常要通过严格的环保评审,由环保部门在环保部和地方的环保部门分别先后评估,过程中有三个环保证件特别重要:

  (1)LP,预许可证,用于确定项目的前期的立项和计划。

  (2)LI,施工许可证,对项目的具体施工操作发放施工许可。

  (3)LO,运营许可证。项目施工结束后对项目的操作运营进行进一步审核,发放运营许可后方可进行运营。

  巴西风电场参加竞拍的主要前提条件是业主与当地土地所有者签订预租地协议,安装测风塔进行满3年测风,并由专业机构出具分析报告、并完成LP(事前许可,工程实施前期)环境评估报告、有融资证明、设备供货合同。在进行竞拍时,以每3万千瓦装机容量为一个标段,每个风电场可由多个标段组合进行投标,亦可选其中部分标段参与某一设定电价的投标,方式比较灵活。由于结果的不确定,如存在竞争对手的低价竞争导致风电项目流拍,则项目无法进行(类似荷兰式拍卖,拍卖前制定最高限价,价低者得)。

  机组的可靠性也是项目成功的关键之一,当地同样要求可靠率达到95%以上,但由于PPA是不计年度风况波动影响的,所以在项目运行过程中机组必须达到预定发电量,否则会面临国家对PPA签订责任人的考核和较重的罚款。

  招标的调控作用

  在风电发展初期因要鼓励设备厂家及开发商投入,竞拍最高限价360巴币/兆瓦时,一定程度上调动了市场开发风电的积极性,极大地吸引了各方面参与风电开发的强烈意愿,也使巴西风电产业从无到有,有一段时间还出现了产能过剩,又到风电机组目前的供不应求。为此,巴西又开始降低竞拍价的最高限价,前几次因竞拍限价都在120-130巴币/兆瓦时(约0.348-0.377¥/kWh)左右,但由于价格较低,导致许多项目业主认为无利可图,使大部分风电项目都流拍。

  上次招标也是采取最低价中标,最高限价135巴币/兆瓦时,标书4月6日出来,6月6日是开标时间,5月30日之前合作厂家必需到巴西与联合投标企业签订合同。在标书规定每个3千万千瓦的风电项目要2017年1月1日开始供电。如果可以提前交货、完成安装调试,提前供电的电量可以高价卖给其他企业。

  下次招标也是采取最低价中标,原定9月30日开标,现延期到11月28日开标,最高限价137巴币/兆瓦时,每个3千万千瓦的风电项目设5年建设期限,应是2020年1月1日开始供电。提前投产机组的上网电量可在电力自由市场以高价卖出,目前约500巴币/兆瓦时左右。

  巴西风电项目投资模式

  一是直接与当地土地所有者签订预租地协议,安装测风塔进行满3年测风,并由专业机构出具分析报告、并完成LP(事前许可,工程实施前期)环境评估报告、明确资金筹措方案、签订设备供货合同,参与ANEEL的招标进行投标。

  二是巴西业主已获得与当地土地所有者签订的预租地协议,且安装测风塔进行满3年测风,由专业机构出具分析报告并完成LP(事前许可,工程实施前期)环境评估报告,输出电力可就近上网。中方需签订设备供货合同与其联合投标。

  也有巴西业主已完成投标,获得PROINFA补贴电价合约,输出电力可就近上网,可负担巴西国内的建设投资的小型项目,但需结合进口设备筹措设备支付款项。

  还有巴西业主作为项目牵头人,负责整个项目的设计和政府策划及拿到项目并运作项目参加投标,当地巴西电力公司参股,希望中方参与投资并提供风电机组设备,占相对较大比例,控股或与当地业主等股,中方需支付认购股权的费用(参与本项目的权利金),这个款项在双方确认合作项目时,由中方一次性支付给巴方。项目一般还需投资建设接入电网系统的所有费用。

  一般在巴西的土建和安装成本由巴方提供方案,双方确认后,由中方以外资投入(FDI)方式投进在巴西合资的项目公司(SPE),由此项目公司在收到第一年的补贴电力收入后,优先支付巴西土建和安装费用,完成还款后才开始还款进口设备。目前,中电建山东电建一公司、国家核电山东电院巴西公司都已有成功的火电项目在实施。

  投资巴西风电项目的优势:

  中国企业已经拥有一个审核批准过的计划或中标电价。

  (一)和巴西州政府的企业合作,可以直接进入招标,并有绝对中标可能性。

  (二)项目集中,一般巴西沿海的风电场可开发规模较大。

  (三)地形地貌适宜建设风电场,容易施工。

  (四)竞争对手少,目前其他四大风电设备厂2年供货已经全部卖掉,没有富裕生产能力。

  (五)巴西电量需求达到风险预警,未来8年内巴西的电力需求量要加倍。

  (六)生产商一定要和经营商在一起,因为是最低价的联合投标,供电方和卖电方式是捆绑在一起的。

  巴西风电项目融资模式

  巴西的资本市场

  巴西资本市场的融资成本较高,普通的商业银行贷款的成本比较高,利率在14%左右。而根据规定,只有达到国产化指数的公司才能获得巴西国家发展银行的低利率融资,利率在7%左右。但提供融资的巴西国有开发银行对风电机组国产化要求仍然非常严格。作为当地唯一能够为风能提供贷款的机构,巴西国开行(BNDES)需要风电机组本土化率超过30%才能提供贷款,但由于其国产化率计算需有当地零部件成分的要求,在之前就有维斯塔斯、苏司兰、西门子、西班牙安讯能和德国富兰德被其拒绝贷款。如国产化达到65%,买方有70%低息贷款,利率3.5%。

  巴西对中国企业的支持

  当地时间2014年7月17日,对巴西进行首次国事访问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巴西利亚同巴西罗塞夫总统举行会谈并共同出席有关合作文件的签字仪式。就中国企业对巴出口及在巴承建工程承包项目开展融资合作,并将逐步探讨就中国企业在拉美其他国家的工程承包或投资项目开展合作。中信保公司已在巴西设立代表处开始办理融资类担保业务。为企业海外订单、海外投资项目和海外工程承建提供融资担保支持,服务国内企业大型机电设备等资本性货物出口、一般贸易出口和海外工程承包的合同义务履行,与出口信用保险有效联动,为企业提供全功能的组合服务。

  融资类担保类受理条件

  合资公司资本金在项目总投资所占比例为当地银行要求贷款项目最低自有资本金,如国内通常要求的项目自有资金最低为20%。

  中信保作为国家出资设立的国有政策性保险公司,通过政策性出口信用保险手段,支持货物、技术和服务等出口,可为中国企业在境外投资提供收汇风险保障。业务如投资的设备款、工程款的回收保障,保险费用约为项目金额的1%。

  对于项目贷款,如业主合资公司同时申请两国国开行贷款,由中国国开行和巴西国开行两部分款项组成,对于中方贷款部分,只要合资公司满足按国内要求自有资金要求(如20%),中信保就可以保证该部分的兑现。理论上贷款部分全部都可由中信保承保,但实际工程中会根据情况有所调整。根据所贷款期限不同,在境外最大额度为3000万美元。另,巴西国开行要求与国内不同,只要有PPA证书,就可以提供所有贷款额的50%。对于该项目承保所需资料一般为业主资料、近3年财务报表、经营状况证明及购电协议即PPA,以及中方投资方在国内当地的中国机电产品进出口商会分会的支持函和项目所在地领事馆的支持函。

  非融资类担保受理条件

  (一)担保申请人为中国大陆地区注册的法人、中国大陆地区以外注册的法人(实际控制权为中国大陆地区的法人掌握),具有实施相关产品出口货项目的资质;

  (二)担保申请人具有较强的综合实力、信用状况良好,对中国信保信用保险有需求;

  (三)基础交易为出口贸易或“走出去”项目,担保申请人具有海外业务经验,履约能力强。在巴西的中国国有银行(如工商行、中国银行、国开行、口行等)与中信保有默契,对其担保额给予百分之百贷款,风电机组设备出口还有可能争取到出口信贷。但担保公司的费用较高,增加了项目投融资成本,可能会降低各参与者的收益空间。

  主要风险

  (1)政治风险,巴西政党多元化,不同政党对于经济发展的倾向性值得注意,风电产业在巴西目前未得到充分发展,虽然巴西本地风电机组制造商及在巴西设厂的外资企业已有多家,但缺少电力装机的现状,使自由市场的电价畸高,加上2016年度628.6万千瓦的供电合同将要到期,风电机组需求一改2012年近乎产能过剩的状况,目前待装的风电机组40%的设备需要进口,配套产业链尚未形成,产业抵御风险的能力不足。

  (2)汇率风险,汇率风险不容忽视,近年来的经济波动尤其是汇率,同样使投资巴西的不确定性增大。今年下半年,巴西货币已经贬值超过15%,达到1美元2.25雷亚尔。那些在巴西承诺提供世界上最低廉的风电的开发商,可能在建设新项目上会遇到一些困难,因为雷亚尔的贬值抬高了他们的成本。经济交易过程中在一定时间内,零部件的采购由巴币以外的货币进行结算,在汇率发生波动的情况下引起零部件价格变化的可能性。

  (3)外汇转移障碍,目前在巴西国内投资的境外企业将股利、资金转回母国时需报巴西中央银行批准,且需支付至少15%的附加费用,如目前山东电建巴西所获项目收入盈利部分只能在巴西国内继续投资使用,未返回国内。

  (4)地方保护主义及当地企业的作弊,当地如有类似产品时,当地会对外资企业特点征收工业产品所得税,当地企业会把持项目的各个环节,有可能使中国企业蒙受损失。

  (5)贷款问题,巴西经济政策研究所研究员法斯托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为控制通货膨胀高企,巴西的实际利率几近全世界最高,仅次于土耳其。自去年4月起,巴西央行连续9次升息,将基准利率上调了375个基点,直至今年5月才停止加息步伐,商业贷款高达约14%左右,2014年09月巴西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3日宣布,维持11%的基准利率不变。如欲取得巴西国开行贷款需满足风电机组产品30%国产化率的要求,且要求明确到产品部件级,只有满足要求的产品才能享受低息贷款,利率为6%-7%。在工程建设方面贷款仅为所有贷款的50%,其它为商业贷款。

  结语和建议

  中国的大型国有电力投资及风电装备制造企业面对巴西的风电市场,有着较大的商机,同时要应付巨大的挑战。中方可以投资方、总承包和设备供应厂商联合出资,投资方与设备厂家可共同委托在巴西有实绩的总承包方做代理,就能够接受的方案与外方谈判,并控制项目的所有环节及运作,以保证所有参与巴西风电市场开发者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