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非市场热点 > 总理带我们去做巴西电力市场

总理带我们去做巴西电力市场

李克强总理正式开启对巴西、哥伦比亚、秘鲁、智利四 国的访问。拉美地区新一轮的“中国风”已经扑面而来。李克强此行将走访6个国家、7个城市,历时13天,行程超过5万公里,相当于绕地球一周还多,的确可 谓是一次“环球十万里”的外交之旅。另外,这也是李克强就任总理后首次对拉美和加勒比地区进行访问。

 

  一、中国巴西天然合作体

  中 国和巴西同为“金砖五国”,分别也是东西半球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人口加起来超过15亿,双边贸易额900亿美元。作为最具代表性的两个新兴经济体,中巴之 间的合作将成为本次总理访问拉美的重头戏。有外媒称,中国此次将向巴西投资500亿美元用于该国基础设施建设,包括交通、能源、港口、水力发电和两洋铁路 等。

  一方面中国在产业规模、技术和产能方面有较大优势,另一方面,基础设施相对滞后、投资率过低的巴西正在推动以提高本国工业竞争力为核心的产能升级和产业结构优化,双方已具备产能对接的基本条件。

  巴 西是中国在全球的第十大贸易伙伴,也是中国在拉美地区的第一大贸易伙伴、第一大投资目的地国和第二大工程承包市场。中国连续六年保持巴西最大贸易伙伴地 位。截至2014年底,中国对巴各类投资总额约190亿美元,主要涉及能矿、电力输送、制造业、金融、农业、服务业和批发零售业等领域,中国在巴投资已呈 现多元化态势。

  巴西是拉丁美洲最大国家,其国土面积851多万平方公里,居世界第5位。人口超过2亿,居世界第5位;人均GDP1.26万 美元,是世界重要的新兴经济体之一。巴西是金砖银行和亚投行的成员国。2014年巴西名义国内生产总值(GDP)为2.2万亿美元,是世界第七大经济体。

  巴西是南美洲水能资源最丰富的国家,其电源结构以水电为主,水电发电量约占总发电量的78%,核电比重约在3%,剩余19%是火电。巴西电力工业的特点:一是水电比重高,水电远离负荷中心,依赖长距离输电,互联电网跨度达4000km;二是电力发展速度快。

  2009年,中国国家电网公司看准巴西电力市场的 巨大潜力,开始着手拓展巴西电力装备市场。2010年,中国国家电网开始开拓巴西电力市场,先是从西班牙ACS集团手中收购项目包括7家输电公司及其输电 资产30年经营特许权,再次从西班牙ACS集团收购了另外7个输电特许经营项目100%股权。截至2013年底,中国国家电网收购并接管了巴西12家输电 特许权公司,成为巴西第五大输电运营商。

  现在,该公司联合巴西国家电力公司承建的美丽山项目是世界第四大水电站——巴西美丽山水电站的送出工程。该水电站位于亚马孙地区,建成后能将巴西北部的水电资源直接输送到2084公里外的东南部负荷中心,缓解人口集中地区用电短缺的问题。

  巴西“美丽山”水电站的输送工程是正负800千伏特高压直流输电线路,可将巴西北部的水电资源直接输送到东南部的负荷中心,总装机容量1100万千瓦,预计2017年建成投运。在本次招标中,国家电网公司占联营体51%的股份。

  二、巴西电力市场规模庞大

  由于地域辽阔,输电规模及互联电网跨度庞大,加之电力监管政策稳定,巴西吸引了众多投资者的目光。巴西已经成为“大能源观”实践的全球典范。

  巴西可以说是地球上自然资源最好的国家之一,有世界上最大的河流亚马孙河,和世界上最大的热带雨林,气候湿润,土地肥沃,矿产丰富。

  

  多 样性是巴西能源资源的典型特征。与世界其他国家不同,巴西的水利资源丰富,河网密布,水系众多。亚马逊平原约占全国面积的1/3,有亚马逊、巴拉那和圣弗 朗西斯科三大河系。巴西雨量丰沛,年平均降水量在2000-3000毫米,是水能资源丰富的国家,水力资源居世界第4位。

  巴西高原成为众多 河流的分水区,地形起伏使圣弗朗西斯科河、巴拉那河、巴拉圭河、乌拉圭河以及一些沿海河流成为高原河流。圭亚那高原为亚马逊河一些支流的分水区。源于上述 高原的河床在常年冲刷下,多形成斜坡、断裂、河谷和沟壑,瀑布、跌水较多,河流年径流总量达6.95万亿立方米,居世界之首,给水力发电提供了可资利用的 潜在势能。

  巴西电网的主要电压等级为230千伏、345千伏、440千伏、550千伏(500千伏)、600千伏(直流),750千伏。该国计划在2010年——2019年间投资217美元,每年建设约5000公里输电线路。

  根据电压等级和功能,巴西电网为输电网和配电网。其中,输电网的主要特点是长距离输电,其输送跨度达到4000公里,超过230千伏的输电线路总长度达到10万公里,是巴西国家互联系统电网(SIN)的主要构成部分。

  SIN覆盖巴西约60%的国土和95%的人口。西北部的亚马逊部分地区未与SIN互联,由小型孤立系统供电。南部电网与东南部电网通过伊泰普水电站送出系统以及多回230千伏线路互联。目前SIN已实现与周边国家阿根廷、乌拉圭、委内瑞拉等国的互联,可进行电力交换。

  三、巴西电力改革是成功的

  巴 西历史上的第一次电改开始于1995年。当时,从外部看,英国率先开始的电改几乎成为全球诸多国家电力改革的参考案本,巴西也不例外,开始尝试私有化和引 入竞争机制;从内部看,当时巴西电力全行业几乎都是国有,国企面临资金困难,本行业亟需私人资本的注入来发展。在内外两个原因的促使下,再加上当时政府的 改革者姿态,巴西按照先供电方、再发电方、最后输电方的顺序逐步推进私有化,并建立起了一个可以通过短期合约进行电力批发交易的市场机制(MAE)。

  改革一开始步伐很快,有学者形容说:“各州的电力公司是如此缺钱,以至于监管体系还未建立就急于和私人资本结合了,很快就产生了十家左右的合营供电企业”。

  为了解决投资者对制度缺乏信心的问题,1996年,巴西政府成立了监管机构——国家电力局(ANEEL),其主要职责是监管电力行业、制定相关政策、保护消费者利益、确保电力服务质量、确保经销商长期的资金资源、尽可能推动竞争等。

  除了顺应全球趋势来引进自由上网、独立发电者、自由消费者、价格上限等概念外,1997年,巴西联邦政府又颁布了两项法案,一是允许供电商进口电力后,可以直接和用电方交易;另一个是允许自发电者把自己剩余的电直接卖给消费者。

  1998 年,巴西还建立了一个全国电力运营体系(ONS),用来协调和控制全国联网的发电和输电设施,优化水电系统的总体发电效率、提高供电安全和减少消费者的用 电成本。当时,所有的长期供电和发电合同都被取消了,截止这一年,16家供电企业和4个发电厂被私有化,输电线路也正由ANEEL拍卖。

  巴西打破国有垄断、引进私有资本、建立市场机制、成立监管部门、推进市场竞争的做法,是当时的潮流,也是普遍做法。

  第二次电改由当时的新一届政府在2004年推出,以确保供电安全、低电价、和普及用电为出发点,从体制入手,通过法律和法案,确立了一套新的体系。

  为了实现第一个目标:用电安全。这次改革引入了长期合约机制,规定电力合同必须是长期的,签署合约时需要发电厂提供实物抵押物。巴西政府认为,长期合约对确保电力供应安全非常重要,也便于政府开展长期的产业发展规划,计划到2017年实现全部电力合同长期化。

  为了达到第二个目的,即低电费。巴西政府通过开展发电和输电项目的竞标,大力推动市场竞争机制。从2005年到2012年底,全国新发电项目的平均中标价格七年之间从175.16雷亚尔降至91.25雷亚尔每兆瓦时,在输电方面,平均中标价格同期下降了24%。

  在巴西,发电和输电项目的竞价机制,不仅对控制电费有利,而且还对工程的如期完成至关重要,因为发电厂和供电方手中都有约定好价格的长期合同,确保了双方的收益,减少了企业的风险,也使之更容易获得资金。可以说,是在这一机制施行后,巴西电力版图才迅速扩张。

  最 后是第三个目的,用电的普及。巴西推出了“全民灯光”计划,随着电力版图的扩张和经济的发展,在2013年基本实现了全民通电。在这次改革中,成立了这样 几个部门:负责产业规划的研究公司(EPE)、负责监测供电安全的委员会(CMSE)、负责批准“全国互联系统”(包括发电厂和输电企业的一个全国体系, 涵盖了巴西96.8%的发电量)内电力交易的机构(CCEE),使全国变成了一个可以互相补给和调度的整体电力市场,而不再是以前的各个区域市场。

  此外,还由相关各部委联合成立了全国电力政策顾问委员会,负责制定方针,批准巴西矿产和能源部提出的与电力相关的建议。

  在 电的交易方面,第二次电改建立了两个机制:一个是发电厂和供电方参加的常规机制(ACR),还有一个是发电厂、中间商、进出口商和自由消费者都能参与的自 由机制(ACL)。其中第一个机制涵盖了巴西“全国互联系统”内的所有供电企业,他们必须通过竞价程序购买电力。而在自由体系中,买卖双方自由签订协议。

  经过11年的运转,虽然还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但巴西国内目前对这套体系的总体评价是积极的。电力是经济的血液。第二次电改之后,巴西经济并没有再受到过电力短缺的制约,从这个角度上说,巴西人成功地进行了电力改革。